<div id="qye04"><tr id="qye04"></tr></div>
<sup id="qye04"><menu id="qye04"><small id="qye04"></small></menu></sup>
<div id="qye04"><tr id="qye04"><object id="qye04"></object></tr></div>
  • <tr id='XAncc5Hp'><strong id='XAncc5Hp'></strong><small id='XAncc5Hp'></small><button id='XAncc5Hp'></button><li id='XAncc5Hp'><noscript id='XAncc5Hp'><big id='XAncc5Hp'></big><dt id='XAncc5Hp'></dt></noscript></li></tr><ol id='XAncc5Hp'><option id='XAncc5Hp'><table id='XAncc5Hp'><blockquote id='XAncc5Hp'><tbody id='XAncc5Hp'></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XAncc5Hp'></u><kbd id='XAncc5Hp'><kbd id='XAncc5Hp'></kbd></kbd>

    <code id='XAncc5Hp'><strong id='XAncc5Hp'></strong></code>

    <fieldset id='XAncc5Hp'></fieldset>
          <span id='XAncc5Hp'></span>

              <ins id='XAncc5Hp'></ins>
              <acronym id='XAncc5Hp'><em id='XAncc5Hp'></em><td id='XAncc5Hp'><div id='XAncc5Hp'></div></td></acronym><address id='XAncc5Hp'><big id='XAncc5Hp'><big id='XAncc5Hp'></big><legend id='XAncc5Hp'></legend></big></address>

              <i id='XAncc5Hp'><div id='XAncc5Hp'><ins id='XAncc5Hp'></ins></div></i>
              <i id='XAncc5Hp'></i>
            1. <dl id='XAncc5Hp'></dl>
              1. <blockquote id='XAncc5Hp'><q id='XAncc5Hp'><noscript id='XAncc5Hp'></noscript><dt id='XAncc5Hp'></dt></q></blockquote><noframes id='XAncc5Hp'><i id='XAncc5Hp'></i>

                民办园转型普惠园 生存空间几何?

                澎湃新闻网

                2019-02-25 04:46:15

                民办幼儿园市场遭“挤压?#20445;?/strong>

                “民办幼教投资者今年注定不好过……”2019年开年,就有从业者发出这样的感叹。

                《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关于开展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治理工作的通知》……2018年11月以来,幼教方面的重磅政策频频“亮剑”。众多幼教从业者考虑转型普惠园的顾虑在哪?民办营利性幼儿园还有多少生存空间?

                这个春节,民办幼儿园从业者张正凯(化名)过得有点“闹心”。

                “?#19994;?#22253;95%都是小区配套幼儿园。”张正凯是一位幼教领域投资人,还担任西部地区两家民办幼儿园的法人和一家民办幼儿园的园长。年前,国务院下发通知,要求小区配套幼儿园不得办成营利性幼儿园。虽然各地的实施细则还不明朗,但张正凯还是觉得不大乐观。

                有类似境遇的从业者不在少数。国务院2018年11月出台的学前教育新规明确,到2020年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公办园和普惠性民办园在园幼儿占比)要达到80%,并禁止民办幼儿园上市。加之2019年1月小区配套幼儿园不得办成营利园政策的出台,不少民办幼儿园行业从业者在保持观望的同?#20445;?#24102;有悲观情绪。

                部分从业者认为民办园市场遭“挤压”

                在不少从业者眼里,政策会导致幼儿园市场空间遭到挤压。“在部分地区,如果政府指导价低,又没有足够的?#26222;?#36164;金补贴,很多小区配套幼儿园面对前期房租、装修等高运营成本,是难以继续运营和生存的。”西南地区一位不愿具名的幼教行业从业者表示。

                记者在一个幼教相关微?#28227;?#37324;看?#21073;?#20174;业者们聊起相关话题存在不少悲观论调:“幼儿园关门应该是未来常见的现象。大家还是赶快?#39038;穡?#23547;找新方向比较好……”

                当代海嘉幼教集?#40485;?#24635;裁宫照伟告诉记者,身边已?#22411;?#34892;做好“不玩了”的打算。

                上述不愿具名的幼教行业投资人判断,最后生存下来的民办幼儿园,可能是之前开办时就做成了普惠园、部分房屋租金低、运营成本低的幼儿园,以及非小区配套的部分高端园和位置好、供需矛盾突出的民办非小区配套园。

                从政策本身来看,路并非是完全堵死的。教育部称,不仅民办园不会退出历史舞台,相反,政府还会继续加大扶持力度,鼓励社会力量办园,积极引导和扶持更多的民办园提供普惠性服务。

                多名幼教行业从业者均认为,民办幼儿园虽然生存空间变窄,但依然会存在。?#26412;?#36126;信教育科技有限公司CEO张宇吉曾担任?#26412;?#19968;所民办幼儿园园长。她告诉记者,去年政策出台后,大量民办幼儿园已经开始转为普惠园,价格回归到普惠园行列之?#23567;?/p>

                针?#38498;?#22810;从业者担心的转型后会亏损的问题,?#26412;?#21331;华教育集团执行总裁卞月曾按照?#26412;?#24066;当前的补贴标准算了一笔账,结论是,普惠园是可以达到微利的。“之前办幼儿园可能有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利润,转普惠后可能只有100万的利润。”此前一直投资并运营高端国际幼儿园的卞月告诉新京报记者,她打算接手一所普惠园来运营,“无非就是少赚点”。

                转普惠园或直接影响教育质量

                “我园即将转型为普惠园……”最近,家住?#26412;?#20016;台的王芸(化名)收到了孩子所在的小区幼儿园的通知。转型后,王芸孩子每月的保教费用将大大降低。

                民办园转型普惠园,就意味着收费极大降低,家长们对此是喜闻乐见的。不过,王芸也存在这样的担忧:转普惠园后,教育质量是否会随之失去保障呢?

                多名幼教行业投资人和从业者均认为,营利园转普惠园之后,盈利空间缩窄,经营成本降低,很有可能导致教育?#20998;?#30340;下降。

                “现在行业里有不少是在炒概念。”宫照伟也认为,营利园转普惠园可能会导致教育质量不同程度的下?#25285;?#19981;过,具体要看不同幼儿园原本的教育质量是真高还是虚高。在张宇吉看来,当前有不少高端幼儿园主要把钱投在了硬件设施上,只是装修漂亮,而在核心的课程和师资上与普通园的差异并不是特别显著。

                对行业内部分幼儿园?#20998;?#30340;质疑似乎是业界共识。卞月称,“现在很多园的关注点不在教育理念、课程体系和服务上,?#21387;?#22806;的东西拿过来重新拼凑下,就变成自己的了,根本不清楚要把孩子们培养成?#35009;?#26679;的人,只是关注一年能赚多少钱,这样的教育企业必将被淘汰。”

                民办营利园转普惠园后一定会导致教育质量的下降吗?在卞月看来,这需要看国家补贴水平能达到?#35009;?#31243;度。

                政府定价及补贴力度成关注重点

                目前,张正凯还没有想好是否把自己的幼儿园转型成普惠园。“要看当地政府给普惠园定的收费标准以及补贴多少。如果会亏,就不打算做了。”

                卞月也称,普惠园达到微利的前提是政府的经费到位,如果补贴不到位,只靠学生家长缴纳的学费,将很难覆盖成本。

                以上问题最终都指向一个关键性问题:政府定价和补贴到底有多少。

                今年1月下发的《通知》明确要求,针对摸?#30528;?#26597;出的问题,将按照“一事一议”“一园一案”的要求逐一进行整改。在这种情况下,“一事一议”“一园一案”过程中,政府给予多少补贴,成为不少从业者关注的重点。

                在宫照伟看来,这是政策“留了个口子”。同?#20445;?#21508;地具体的认定标准、补助标准和扶持政策还没出台,目前处于一个新老政策交替的不明朗阶段,大多数同行都在观望。

                今年1月,?#26412;?#24066;修订了《市级?#26222;?#25903;持学前教育事业发展补助资金管理使用实施细则》,对普惠幼儿园不再分一二三级园差别补助,而是均按每人每月1000元给予生均定额补助。并明确提出对于非普惠园转为普惠园的补贴标准:自2018年1月1日起,非普惠性幼儿园降低收费价格转为普惠性幼儿园,按照3000元/生的标?#20960;?#20104;一次性奖励,用于弥补办园成本支出。此外,非普惠园还可在正式转为普惠园前向区教委申请一次性奖励。

                ?#26412;?#24066;是在教育部有关幼儿园的两个重磅政策接连下发后,先行出台具体补贴及认定细则的地区。根据教育部对进度的限定,“对于已经建成、需要办理?#24179;?#25163;续的,原则上于2019年6月底前完成;对于需要回收、?#27809;弧?#36141;置的,原则上于2019年9月底前完成……”其他省市距离靴子落地也不会远了。

                声 音

                未来,服务学前教育的周边市场会很大,不止教材、软硬件,还包括服务等“非直接保育行为的其他行为?#20445;?#27604;如餐饮等。目前做这块的较少,在大家都面临转型的情况下,转得快将会占领?#28982;?/p>

                ——上海行初教育服务机构创始人、律师 李春光

                采写/新京报记者 冯琪

                吉林11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