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qye04"><tr id="qye04"></tr></div>
<sup id="qye04"><menu id="qye04"><small id="qye04"></small></menu></sup>
<div id="qye04"><tr id="qye04"><object id="qye04"></object></tr></div>
  • <tr id='XAncc5Hp'><strong id='XAncc5Hp'></strong><small id='XAncc5Hp'></small><button id='XAncc5Hp'></button><li id='XAncc5Hp'><noscript id='XAncc5Hp'><big id='XAncc5Hp'></big><dt id='XAncc5Hp'></dt></noscript></li></tr><ol id='XAncc5Hp'><option id='XAncc5Hp'><table id='XAncc5Hp'><blockquote id='XAncc5Hp'><tbody id='XAncc5Hp'></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XAncc5Hp'></u><kbd id='XAncc5Hp'><kbd id='XAncc5Hp'></kbd></kbd>

    <code id='XAncc5Hp'><strong id='XAncc5Hp'></strong></code>

    <fieldset id='XAncc5Hp'></fieldset>
          <span id='XAncc5Hp'></span>

              <ins id='XAncc5Hp'></ins>
              <acronym id='XAncc5Hp'><em id='XAncc5Hp'></em><td id='XAncc5Hp'><div id='XAncc5Hp'></div></td></acronym><address id='XAncc5Hp'><big id='XAncc5Hp'><big id='XAncc5Hp'></big><legend id='XAncc5Hp'></legend></big></address>

              <i id='XAncc5Hp'><div id='XAncc5Hp'><ins id='XAncc5Hp'></ins></div></i>
              <i id='XAncc5Hp'></i>
            1. <dl id='XAncc5Hp'></dl>
              1. <blockquote id='XAncc5Hp'><q id='XAncc5Hp'><noscript id='XAncc5Hp'></noscript><dt id='XAncc5Hp'></dt></q></blockquote><noframes id='XAncc5Hp'><i id='XAncc5Hp'></i>

                “儒家文化與伊斯蘭教中國化”學術研討會綜述

                澎湃新聞網

                2019-02-21 22:40:40

                字體:標準

                文化互鑒 交融會通———“儒家文化與伊斯蘭教中國化”學術研討會綜述

                由中央社會主義學院主辦,中共濟寧市委統戰部承辦,濟寧市民族宗教局、孔子研究院協辦的“儒家文化與伊斯蘭教中國化”學術會議日前在山東省濟寧市召開。共計60余位專家學者參與研討,提交30余篇論文和講話稿。

                “以儒詮經”的歷史價值與現實意義

                北京大學哲學系副教授沙宗平認為,明清之際以伊斯蘭教金陵學派王岱輿、劉智為代表的穆斯林學者倡導“學通四教”“回而兼儒”,運用中國傳統思想概念詮釋伊斯蘭教思想,認為伊斯蘭教之禮“雖載在天方之書,而不異乎儒者之典”“圣人之教,東西同,今古一”,開啟“以儒詮經”之文化會通道路,建構了中國伊斯蘭教義學。“以儒詮經”運動是伊斯蘭文化在華夏大地通過穆斯林內部的文化自覺而主動與中國傳統文化互學互鑒,這一成功案例對于新時代中華文化仍具有借鑒意義。

                中國伊斯蘭教經學院研究員高占福從“以儒詮經”活動興起的社會背景、“以儒詮經”的代表人物及其著述、“以儒詮經”的學術思想和“以儒詮經”的社會作用四個方面全面呈現了“以儒詮經”的歷史活動,指出通過“以儒詮經”,將伊斯蘭教由阿拉伯的形式和語言變為中國的語言和形式,把伊斯蘭教的思想體系納入中國人的認識范圍之內,通過結合中國傳統文化來闡述伊斯蘭教及其在中國內地的變化,并最終形成中國伊斯蘭教的本土化思想。標志著一個既符合中國傳統社會文化,又符合伊斯蘭教信仰的內地穆斯林社會特有的人文思想體系的形成,大大加速了伊斯蘭教的中國化進程,影響至今。

                濟寧學院儒學與地域文化傳播中心副主任、教授劉振佳詳細論述了“以儒詮經”的歷史背景和具體過程,指出“以儒詮經”是穆斯林學者基于長期生活所形成的生活體驗以及對于中國文化的學習和理解,在哲理層面新的引入和思考。他認為明清時期的伊斯蘭學者,根據當時伊斯蘭教發展的具體需要,不僅從外在社會生活上主動和中國社會現實政治貼近和靠攏,還從內在哲理觀念和心性修養上與傳統儒家思想觀念相融合,形成伊斯蘭教的中國化新局面。

                中國回族學會副會長、中國伊斯蘭教協會副會長米壽江闡述了“以儒詮經”運動漸進發展的三個階段以及劉智在伊斯蘭教中國化進程中的貢獻,認為劉智自覺堅持國法大于教規的理論和實踐,為生活在政教分離的中國現代社會的穆斯林提供了宗教信仰自由的原則。同時,劉智堅持用漢語闡釋伊斯蘭教信仰、教義、禮儀不僅有利于當時穆斯林和非穆斯林全面認識和了解伊斯蘭教及其文化,而且對當今社會也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伊斯蘭教與儒家文化的和諧會通

                中央民族大學哲學與宗教學學院教授楊桂萍在綜括伊斯蘭教在中國傳播歷史和伊斯蘭教與儒家文化的相通之處基礎上,認為伊斯蘭教與儒家文化和諧與共的歷史經驗在于:一是中國穆斯林涵泳于伊斯蘭教和儒家兩大文明中,保持伊斯蘭教的獨特價值,也承認儒家文化的主體性。二是伊斯蘭教與儒家文化和諧并存、共同發展,伊斯蘭教和儒家文化的關系是“和”,是“共生”,是“美美與共”;三是以和平方式化解民族、宗教、社會矛盾,締造民族、宗教、文明間和諧關系;四是為應對現實社會的民族宗教問題提供豐富的文本資源和深刻的歷史智慧。

                山東青年政治學院儒學與一帶一路研究院院長、教授金剛認為,在新時代,“回儒”的思想活動能夠帶給我們多種有益啟示:一是相適應是外來宗教在中國生存發展的必然要求;二是中國化是外來宗教適應中國社會的基本規律;三是宗教文化交流是中外文化交流的主渠道;四是文化融合和創新是人類社會文明發展傳承的必然趨勢;五是和而不同應成為不同文明之間交流的重要原則。

                孟子研究院科研工作人員李龍博以濟寧東大寺為例,通過對東大寺的概覽,呈現出東大寺中國式的建筑風格與中國特色的匾額楹聯,充分體現出清真寺的中國色彩以及與中國傳統文化的密切關系。

                伊斯蘭教中國化的理論探索

                伊斯蘭教幾乎在傳入中國就開始了中國化進程。伊斯蘭教中國化是全面貫徹黨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依法管理宗教事務,堅持獨立自主自辦原則,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原則下的中國化。

                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員李維建細致梳理了中國伊斯蘭教思想的發展歷程,指出唐、宋、元三朝,穆斯林有向儒家靠攏的現實需要,穆斯林在宗教上則以自我隔離為主,無向外傳教動力,宗教上有優越感而較少危機感;明清兩朝,是中國伊斯蘭宗教思想大發展、成型、成熟的階段。并就當前中國伊斯蘭教的現實問題等詳細作了回應。

                山東省伊斯蘭教協會副會長王明璧從山東學派的視角論述了山東學派傳統經學思想的“道合儒宗”精神對抵御和防范極端思想的傳播,堅持伊斯蘭教中國化方向的歷史借鑒意義。

                廊坊師范學院講師馮峰認為,山東學派經師的文化生活以講傳經學為主,以“經外五藝”為輔,將伊斯蘭信仰與中國傳統文化融會貫通于文化生活。山東學派“義以穆為主,文以孔為用”的文化融合觀,是中國穆斯林以中國文化涵養伊斯蘭教信仰學說的經驗,是伊斯蘭教中國化進程的真實寫照。

                伊斯蘭教中國化的實踐路徑

                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黨委書記、研究員趙文洪對宗教信徒公民身份與宗教中國化的關系進行了探討。他希望我國宗教界、宗教管理界、宗教研究界都能更好地運用公民意識來推動宗教中國化。

                中國人民大學繼續教育學院教授張踐認為,要推進宗教的中國化,必須堅持指導思想的中國化,從中國國情實際出發,解決我們自己面對的問題。

                中國伊斯蘭教協會會長楊發明認為堅持伊斯蘭教中國化方向有三個基本路徑,一是堅持強化政治認同;二是堅持推動文明互鑒;三是堅持促進社會適應。伊斯蘭教中國化有四個方面的主要任務,一是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引領,構建中國伊斯蘭教經學思想體系;二是正確認識和處理國法和教規的關系,努力提高穆斯林群眾的法治觀念;三是弘揚伊斯蘭教優良傳統,堅決抵御極端思想;四是高度重視人才隊伍建設,培養高素質的愛國愛教人才。

                山東師范大學歷史學院副院長、教授趙文亮提出伊斯蘭教中國化應遵循六個“相結合”原則,一是國際性與民族性相結合;二是傳統性與現代性相結合;三是宗教性與世俗性相結合;四是教義教規與中華傳統文化相結合;五是伊斯蘭教的發展變革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相結合;六是中國各地的地方化和民族化相結合。他同時強調,伊斯蘭教中國化是一個漸進的歷史過程,需要尊重宗教發展規律、社會發展規律,行穩致遠、久久為功。(文/張祎娜 亓子龍)

                (作者張祎娜系中央社會主義學院民族宗教研究室教師;亓子龍系山東大學統一戰線學博士研究生)

                責任編輯:澎湃新聞網: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繼續閱讀

                熱新聞

                熱話題

                熱門推薦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友情鏈接
                吉林11选五开奖